如何更有創造力 How To Be Creative

本文提供繁體中文版簡體版

上星期, Jonah Lehrer的新書”Imagine: How Creativity Works” 剛上市,我尚未閱讀此書,但是看了11日Lehrer在華爾街日報的介紹文章,個人覺得是一本值得推建的書。中文版不知會不會上市,有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畢竟原文版也才出爐。但是該華爾街日報的介紹中已有許多值得分享的資訊。這篇文章很長,我不一一翻譯,僅分享一些我覺得很有趣的片段及我個人的一些想法。對原文有興趣的可以參考這裡。

文章開中名義的表達了創造力不是什麼神奇的魔術,沒有什麼所謂的“創意天才”。即便是賈伯斯(Steve Jobs)及齙伯迪倫(Bob Dylan)般的奇才,也都不是擁有什麼所謂的天賦異稟及超乎常人的超能力。創造力不是與生俱來的特質,也不是天使賜與的奇蹟,只是一種能力。任何人都可以學習創造力,也可以提高創造能力。新的研究為我們帶來了啟示,讓我們得以了解那些改變世界面貌的產品是如何發明的,最棘手的問題又是如何解決的。在什麼是創造力,以及如何在我們自己身上和工作中激發創造力的問題上,我們已經獲得了非常多的具體經驗。

悄悄話:我完全認同創造力是一種能力。任何人都可以透過學習來提升創造力。在我們的Blog中,我已反覆的表達這樣的觀點多此。但唯一的補充是,我的確相信每個人都有所謂的天分或是頃向,而這些獨特的天分或是頃向會影響每個人的創造力發展。我個人喜歡將這樣的天分或是頃向解釋為內在的動機,也是我們上一篇格文討論過的議題。有些人就是比其他人在音樂上更容易有高度創意,有些人擅於發明全新的東西,有人則擅於將現有的產品改善。所以個人私房觀點是:天使們還是有給不同的人一些不同的天賦。:)

新的研究還揭示了什麼是解決棘手問題的最佳途徑。我們往往認為,某一領域的專家是他們所在領域的創造天才。但重大突破常常來自圈外人幼稚而大膽的想法。要增強創造力,花些時間涉獵本行之外的領域,發展跨專業技能是非常重要的。

悄悄話:這個理論真的有其道理。在creaffective的workshop中,我們常要求我們的客戶邀請其他領域或是部門的人來參與,因為這些外行人常常會問一些看似無理頭或是外行的問題,或是提出全然不同的觀點。這些“新鮮”的腦袋常是讓那些已有慣性思維的專家們產生靈感,豁然開朗的關鍵因素。

讓我們從最難的問題談起,這些難題乍看似乎根本無法解決。但這類問題只要能解決,一般都是在靈感乍現的一瞬間迎刃而解的。由馬克·比曼(Mark Beeman)和約翰·庫尼奧斯(John Kounios)主持的研究已經發現這束火花可能來自何方。在靈感出現前的幾秒鐘裡,大腦中一個叫前顳上回(superior anterior temporal gyrus, 簡稱aSTG)的區域活動會急劇增加。該區域位於大腦右半球表面,其遠距離聯想功能出色,而將關係很遠的訊息聯繫在一起正是解決創造性難題所必需的過程。

有意思的是,比曼和他的同事們發現某些因素會讓人更容易產生靈感,能更好地發現aSTG生成的答案。比方說,讓實驗對像看一小段幽默影片──科學家們節選了一段羅賓·威廉姆斯(Robin Williams)表演的獨角喜劇──可以使平均成功率提高20%左右。

酒精也有助於提高創造力。今年早些時候,伊利諾伊大學(University of Illinois)芝加哥分校的研究人員對清醒的學生和有醉意的學生在解答腦筋急轉彎時的表現進行了比較。科學家們給受試者出了一系列名為“遠距離聯想測驗”(remote associates)的詞彙問題,受試者必須找到另外一個單詞,將一組三個單詞聯繫起來。下面我們舉一個例子:

Pine(松樹) Crab(螃蟹) Sauce(果醬)

在這個例子中,答案是“apple”(蘋果)。這一組單詞加上“apple”就組成了“pineapple” (菠蘿)、“crab apple”(海棠果)和“apple sauce”(蘋果醬)。有醉意的學生解決的問題比清醒的學生多出近30%。

放鬆和喝酒為什麼能讓人更有創造力呢?部分原因要歸結於分心會為人們帶來意想不到的優勢。儘管我們生活在一個崇尚專注的時代──我們總是迫使自己集中精力,用咖啡因來提神──但這樣做可能會抑制想像力。我們也許是專注的,但很可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錯誤的答案上。

這就是為什麼放鬆會有所助益:只有當身心在淋浴時得到舒緩,或者讓獨角喜劇暫時打斷思緒,我們才能將注意力的聚光燈轉向內心,暗中傾聽大腦右半球表面展露的所有隨機聯繫。當我們需要靈感時,這些聯繫常常就是答案的來源。

這項研究還解釋了為何如此多的重大突破都是在毫不相干的場合中產生的,例如,阿基米德(Archimedes)在浴盆中發現了浮力定律,據說物理學家理查德·費曼(Richard Feynman)會在一家脫衣舞俱樂部演算方程式。這就顯示出谷歌(Google)在休息室擺放乒乓球檯的明智之處,也證明了做白日夢的實用性。愛因斯坦(Einstein)曾說,“創造力是浪費掉的時間的殘餘物。”

悄悄話:喝酒放鬆的確是個好方法,但是不要喝茫了。放鬆才是重點,喝不喝酒真的是其次。有一個著名的理論叫做bed, bath, and bus,就是說明了人常在暫時遠離原先苦思卻無解決方案時,如躺在床上、泡澡或是坐在公車上時,反而常有那靈光一閃,答案就在眼前的頓悟。放鬆是一個讓我們暫離可能是錯誤的答案,也是讓我們的腦袋利用在床上看書、泡澡或是在公車上看沿途景色時,把我們之前思考很久的問題和其他的事物做連結的時候。在創造學的理論中,稱之為”incubation”醞釀期。前提是“你之前要思考過你的問題”,不是腦袋從來都不用動,鎮日趟在床上、泡澡或是搭車閒晃就可以很有創造力。頓悟是努力思考、辛苦工作中的點,沒有辛勤耕耘,就沒所謂的頓悟,也沒所謂的創造力。所以說,創造力其實不是一蹴可磯的,背後的汗水、淚水都是常被忽略的。

1970年,作曲家布魯斯·阿道夫(Bruce Adolphe)第一次在紐約的茱莉亞音樂學院(Juilliard School)見到馬友友。馬友友當時只有15歲(不過他已經在白宮為肯尼迪總統演奏過)。阿道夫剛剛創作了自己的第一部大提琴作品。他回憶道,“不幸的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幹啥,我以前從來沒有譜過大提琴曲。”

阿道夫曾把樂稿拿給茱莉亞音樂學院的一位教授看,這位教授告訴他這作品中有一個和弦是無法演奏的。但在阿道夫修改樂譜之前,馬友友在他的宿舍裡先演練了這部作品。阿道夫說,“馬友友把我的作品從頭到尾演奏了一遍,當樂曲進行到那個高難度和弦時,他找到了一種演奏方法。”

阿道夫向馬友友轉達了那位教授的話,問他是如何奏出那個高難度和弦的。於是他們把這部作品又演奏了一遍,當馬友友演奏到那個和弦時,阿道夫喊“停!”他們看了看馬友友擺在指板上的左手,手指扭曲的姿勢幾乎是常人無法做到的。馬友友說,“你說得對,確實彈奏不了!”但他終究還是彈奏出來了。

如今,馬友友在演奏時仍然盡量去尋找初學者的感覺。他說,“必須始終提醒自己像初學大提琴的孩子一樣沉浸其中。因為這孩子為什麼要拉琴呢?他是為了尋找快樂。”

悄悄話:把自己當初學者一樣來解決問題,拋開所有先入之見及不懼失敗的能力正是創造力的關鍵。還有就是那份“尋找快樂”
的動力。做你喜歡的事,更容易激發你的創造力。

創造力就像火花。當我們摩擦兩塊石頭卻一無所獲時,會感到十分沮喪。但當火焰燃燒起來,新的想法傳遍世界時,我們則有巨大的成就感。

在人類歷史上,我們將首次了解到如何擦出更多靈感的火花,如何讓更多的火花燃燒成為熊熊烈火。但我們也必須承認:無論我們了解多少東西,創造的過程從來都不是輕而易舉的。我們的意志永遠都會被不確定性籠罩,會被腦細胞在建立新聯繫時的隨機性左右。

也許每個關於創造力的故事都不一樣,卻又是相通的:它們都是從無到有的過程,好似魔法一般。

悄悄話:創造的過程看似神奇,好似魔法。但是卻是艱辛的過程。每個人都有創造力的無限潛能,只要願意面對那不確定性、那可能的失敗及辛苦的work。每當有公司企業要求我給他們保證一個一定成功的創新成果時,我都在想,他們真的在和我討論創新嗎?沒有風險、保證沒有失敗的創新? hmm….我真的無法保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Newsletter

Contact us
If you would like to know more about our services, please contact us by email via info@creaffective.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