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與創意的結合


台灣最近多了一個「台灣之光」,就是在2009年獲得紐約Gen Art設計大獎,在國內外時尚圈,引發一陣強勁不墜的風潮的新銳設計師古又文(Johan Ku)。他1979年出生於台灣台北,17歲起以設計為職志,從事設計工作。2007年兩度參與香港時裝週,切入國際時裝市場。2009年負笈英國累積國際時裝市場經驗,同年獲得美國Gen Art 前衛時裝獎。2010年七月成立「Ku Design」設計與創作公司,發展自有服裝品牌「Johan Ku」。服裝設計風格以具雕塑般的外觀線條,以及獨特的織品應用著稱。

這似乎是Fashion的主題,但台灣所有媒體,從商業報章到專業設計報章,都在討論他,讓人不經好奇其特別之處。筆者稍翻閱他在2010年7月出版的不讓殘酷的神支配:古又文的創作與人生(Design Against All Odds),訝異的發現,creaffective的blog也該討論一下他。

在他的新書中,他提到他回台灣後不少念服裝或織品的學生問他台灣跟英國的設計教育有什麼不同?聖馬汀到底厲害在哪裡?他在書中寫下他的觀察,希望能回答一些人的疑惑。而這也是今天想要分享的一段節錄自其書中的文章:

” 我自己的觀察是,台灣的設計教育比較重視「技術」的養成,而聖馬汀則強調「創意」能力。台灣的服裝教育中,技術與理論課程占很高的比例,某種技術有固定的課程可以選修學習,因此只要修過相同的課程,八九不離十,每位學生都可以學到相同的技術。相反的,聖馬汀不論大學或是研究所少有專門的技術課程,專業技術則根據自己的需要向助教求援,請助教指導,(聖馬汀的針織助教都很nice喔!)因此「主動的學習心態」是非常重要的。

我在英國看到許多設計師或學生,雖然懂得的技術不多,但都會將所知的技術以「創造力」做最大程度的發揮,把僅有的技術發展到極限。例如,馬克.費斯特(Mark Fast)這個聖馬汀畢業的針織設計師,他的作品從大學、研究所再到後來的創業系列,都是「彈性紗線」與「部分編織」的變化變化再變化,發揮一種技術到極限後建立品牌的signature(簽名般的獨特風格),所以在英國時裝界,看到用「部分編織」與「彈性紗線」織造的極貼身針織衫就會自然想到:「喔喔,這是Mark Fast風格對吧!」

在台灣接受設計教育可以學到十分扎實的技術,如果再配合上創意與想像力,應該就不用思考「國外的月亮有沒有比較圓」這種問題。因為,不論國內或國外的月亮都是「一樣圓」;不論國內或國外的設計,都一樣需要技術與創意兩者的結合;不論在這地球的哪個角落學設計,「能巧妙結合技術與創意兩者」的人應該都會是不錯的設計師吧!“
(摘自時報 2010年7月出版之《不讓殘酷的神支配:古又文的創作與人生》。)

古又文的答案不只是針對想要成為設計家的學子,他的答案適用於每一個想要成功的學子,每一個想要成為傑出的領導者的人。創意,是每個想要成功的人不可缺的能力,更是一位真正的領導者必備的核心能力。技術或是每個人學得都一樣的知識是重要的,但是沒有創意,每位設計師設計出的成品都大同小異,每位廚師煮出來的味道都相差不遠,每位作家寫出來的故事都有異曲同工之感。所以那些技術知識是協助將創意實現的技能。或者如古又文所言,創意是讓所知的技術知識做最大的發揮。總之,創意是相當重要的基本能力。而我也在此強調,創意的能力是可被學習或是提升的。這不是筆者自己的見解,這是被許多學者及許多的實驗證實的事實。而這也是ICSCcreaffective等單位存在的目的-協助個人/團體/組織提升創意創新的能力。

筆者因好奇心而google了中央聖馬汀藝術設計學院Central Saint Martin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 ,瞭解聖馬汀之所以能成為美學創新之領導地位的設計學院,培育出許多傑出設計家,很重要的一點是因其鼓勵學生挑戰現有的制式規範,跳脫出自我的概念。而這和creaffective在幫公司組織培訓或是進行工作坊時強調的基本原則是一致的。在開心台灣又多了一個台灣之光的同時,也更肯定在台灣推廣創意創新的方向是正確且必須的。台灣的人才的技術技能是ready的,現在只需要在多一些創意,台灣的光芒會更將閃耀。

有夢想的你,準備好成為下一個台灣之光了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Newsletter

(Deutsch) Social Media
(Deutsch) Folgen Sie uns auf Facebook, Twitter oder XING. Wir veröffentlichen zudem regelmäßig auf 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