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ropean Innovative Minds: 打破階層體制的創新家

本文提供繁體中文版簡體版

想要改變一個舊有體制需要多大的勇氣? 山不轉路轉, 創新家菲利普‧ 榭倫堡如何在思

想保守的德國, 建立一套師生配對模式, 幫助許多的孩子找到自我認知的核心價值?

文/ 傅利安 譯/ 張道文

此篇文章原刊於動腦雜志5月號

在歐洲有些國家,對於出生背景的社會階層觀念非常嚴重,甚至影響到一個人是否能進入大學就讀,這樣的情況又以德國最為嚴重。不是因為學校對學生家庭背景有所要求,而是家庭在德國人的教育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和台灣不同的是,德國學生,高中生下午一點就放學,下課後,孩子的教育就落在家庭身上。
一直到最近,德國學校才開始提供課後輔導的機制。這意味著家長的教育水平愈高,孩子得到較好教育的機會也愈高。換句話說,沒有受過正規大學教育的家長,通常也無法給他們的孩子上大學所需的指導。
這些現象也反應在統計數字上,83%的德國大學生來自於有受過學術教育的家庭。只有23%的學生出身於沒有學術背景的家庭。更糟的是,德國有30%大學生中途輟學,而最常見的原因是所學的科系,與個人興趣不符。

提升自我認知

這個問題也使德國社會面對巨大的經濟問題。像是德國需要大量的技術人才,但是目前這方面的人才短缺。原因之一是許多優秀人才已經到了退休年齡,而能替補的人才不足。而年輕大學生中途輟學的問題,比經濟問題更嚴重die Komplizen的創辦人菲利普‧榭倫堡表示,光靠州立或公立學校,一肩扛起協助高中升大學的年輕學子,建立自我認知實在太困難了。
榭倫堡不是第一個提出這樣論點的人,但他卻是少數將這個論點化為行動的人。他在2005年創立了名為「die Komplizen」的社會事業,主要目的是協助年輕學生提升自我認知的能力,降低大學生輟學率,減少人才短缺的問題;最重要的是提升來自無學術背景家庭的年輕人,受高等教育的機率。基於這樣的理念,「die Komplizen」近幾年陸續獲得許多創新獎。

配對是關鍵

為什麼菲利普‧榭倫堡要將公司命名為die Komplizen呢?die Komplizen的意思是指兩個人為了互相的利益,一起合作來達成共同目標。Die Komplizen的運作模式,是安排一位輔導師和即將
畢業的高中生做配對,讓受輔導的學生一年定期每月會面一次,每次2小時,輔導師透過聊天,針對學生的人格特質,協助學生找到自己的長處、以及對未來的期許,並提供未來可能的工作方向。輔導師可從和學生相處的過程中,進一步了解這時下年輕人的想法,同時也可增進師生之間社交和溝通的技巧。
在這個模式中,die Komplizen發展了一套訓練課程來訓練輔導師所需的技能。因此所有輔導師都必須通過嚴格的資格審查後,才能輔導學生。當然最重要的是輔導師和受輔生要「配對成功」,因此菲利普.榭倫堡謹慎的擬定一套配對機制。雙方要先經過「第一次接觸」的會面活動,接著就是一連串高科技的配對程序,電腦根據管理系統將輔導師和學生的檔案,經由特定的準則做精密的比對。

獲得靈感

菲利普.榭倫堡年近四十,是奧地利外交官與德國商人之子,而 die Komplizen是榭倫堡在創意激盪下的傑作。他在美國出生,一歲時離開美國,在德國南部成長。促使他創立die Komplizen的動機,是為了要建立一家可獲利又對大眾有意義的公司。他從經濟系畢業時,正逢千禧年網路泡沫的早期。
在這段期間,他看見了無數的機會和可能性。但同時,他也了解到新經濟時代的許多公司企業,只是籌措風險資金,然後在短期內迅速獲得大量財富。因此在這泡沫破滅後,他決定攻讀哲學博士,探索最基本的問題,像是「我是誰?」、「我存在的意義?」、「什麼才是所謂的美滿人生?」等。在取得哲學博士學位後,他成為一位獨立顧問家。在其中一個個案中,他擔任在斯里蘭卡成立一所學校的專案經理。同時,他也為一德國知名的非營利機構,評量及設計一些可以激勵青年學子的方式。
這些經驗讓他徹底地反思自己及人生意義,也開啟了他想要提升青年學子,提早擁有自我反省及自我認知的經驗與機會。

突破困難

這計劃最早在德國慕尼黑開始,從小規模一步步成長到今天,期間遇到許多困難。尤其是要找到輔導師,主要的原因是要說服學校的老師,相信這計劃的確對學生有幫助,而不是一般以獲利為目標的企業。初期的資金籌措也是困難重重。如今,歐盟社會基金、羅博特.博世基金會
及德國職業介紹局是主要的資金來源。
die Komplizen慢慢開始向贊助教育相關的企業,推銷所出版資訊手冊上的廣告版面,以便提供獎學金給年輕學子,協助他們渡過難關。2010年,這計劃已成功配對超過400對的師生。德國許多主要城市的市長也開始協助推廣,讓計劃與學校聯繫的管道更為暢通,學生的接收度更是出奇的高。
榭倫堡到學校推廣介紹時,在50%的報名學生中,有25%的學生是當天就加入。顯示了這類型的需求,不只是單純來自社會的觀點,同時也是學生們切身的需求。畢竟現今大多數的教育體制,只重視傳授死的知識,把學生訓練為善於考試的機器,而非教導學生如何了解自我,並針對自己的喜好和長處找出未來的方向。

Interview

請教菲利普‧榭倫堡
傅利安:政治家對die Komplizen的支持有多重要?
榭倫堡:非常重要!根據我們的經驗,一旦某城市的市長允諾推行我們的計劃,所有不可能的事都會變可能,就像是開啟了一扇任意門。同時,政治人物的參與讓我們更有知名度,也讓大眾更嚴肅的看待我們在做的事。因為市長的支持,加上我們是非營利的機構(在德國,企業是不可進入校園的),我們可直接進入學校和學生做直接的接觸,讓學生知道並瞭解我們的計劃。

傅利安:您說將此計劃推廣至國外也是您的目標之一。您認為有哪些國家最需要像die Komplizen這樣的計劃?
榭倫堡:這計劃的立基點是普遍存在於現今社會的現象,自我認知是不分種族國家的。個人的自我認知是國際性的議
題,每個國家的人民都需要藉由自我認知,將自己從僵硬的框架中釋放出來。但是有些國家,如法國、美國,其保守且傳統的教育系統讓外人很難進入其教育體系。在這些國家教育制度下,學生以後上什麼大學,在小學時就已經被決定了,也就是說一個人的未來已經被固定。

傅利安:根據您的經驗,如果其他的國家,如台灣,想要複製die Komplizen的模式,您認為成功的要素為何?您會給什麼建議?
榭倫堡:首先是不要失去耐心與幽默感。再來,要求完美與熱情是絕對必要的。勇氣更是勇往直前,堅持所選的必備條件。

傅利安:如果在台灣有人想要將您的計劃移植台灣?您願意提供協助嗎?
榭倫堡:當然!歡迎任何有興趣的人隨時透過info@die-komplizen.org 或是我們的網站 www.die-komplizen.org 和我聯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Newsletter

(Deutsch) Social Media
(Deutsch) Folgen Sie uns auf Facebook, Twitter oder XING. Wir veröffentlichen zudem regelmäßig auf Medium.com.